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生命的张力感悟生命

时间:2020-11-18来源:无限小说网

深冬的清晨,寒风习习,薄雾绕绕,残叶飘零。在寒风薄雾里赶往机场,一小时后接受机场门卫安检,打包试剂箱后急忙办理托运事宜。一件又一件的开箱查验和解释,五十多分钟后才办理完托运。小跑赶到安检处,急急忙忙办理完安检就急不可耐的往登机口赶,谢天谢地啊,没有迟到,还有时间喝杯水,趁接水机会到洗手间脱掉了厚厚的冬衣。因为已经受不了汗水的侵蚀。不然到湛江就会汗流浃背的,前几年就有这样的经历,不可重蹈覆辙。

在延误半小时后终于滑行起飞了。轰鸣声中穿云破雾,就到了另一番天地,朵朵白云铺盖在半空中,和高处的蓝天形成两重天。蓝天下,阳光灿烂,慢慢移动的朵朵白云如同堆起的皎洁的雪原,在寒风里飘移、阻隔和反射阳光的照射,在一望无垠处相吻蓝天,如同在高山上遥望大雪覆盖的原野,茫茫雪原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变幻着不同的颜色和身姿,旋转、起伏形成不同的忽隐忽现的身影,给人海市蜃楼的感觉,又好像大型水幕电影,如诗如画,完全脱离了尘世,如脱缰的野马纵横天空,思考是长恨歌还是什么风花雪月,“先生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水”?细语柔声,把我从仙境里喊了出来。慢慢转过头,揉揉有点发僵的脖子,来了杯咖啡,苦涩的没有加糖和牛奶的咖啡。

出了湛江机场,等候多时的鲍师傅热情接过行李,六件仪器箱子装进车里,在夜幕降临前,赶往东雷高速公路项目部。

跨过东海岛大桥,网格状的海田,在轻轻的海风里泛起涟漪,吹来鱼虾的腥味。随口问东海这里的鱼塘好多好大,都养啥鱼啊。鲍师傅说这里只养虾、不养鱼,不是东海是南海,东海在山东,只是岛的名字叫东海岛。以前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海的缘故称呼这个岛屿为东海岛,原来名实不符。

一小时后进入岛西边的三星村,项目部就租住在施工现场很近的村东头。宽敞整洁的院子,上面有单位醒目的名称和标语,正前方高悬两面旗子。一楼大厅是集体办公室和会议室,体检设备就安装在这里。

东雷高速公路就是连接东海大脑异常放电怎么办岛和雷州岛的跨越南海航道的高速公路,是两个岛屿陆路交通的枢纽和主干道。路基的填土要从岛外购买,珍贵的比沙子金贵,给施工带来不小的影响。好在设计方和业主方都在共同面对和应对,加之项目人员多方沟通和努力,暂时没有造成损失,没有出现亏损,这是何等的不易啊,三年多的坚守和拼搏。

直到五点多才完成一天的工作,顺路去看中国第一长滩。晚风吹行舟,浪击长滩头。天海相连,夜幕入海,难望长滩之长。站在绵软的沙滩上,在海岸的灯光里起伏的浪潮,怒目圆睁,咆哮着向我们扑来,急急的退让,以防扑入浪怀。

黑云压海,涛声更迭,浪涌滩头,一种惊悚袭来,莫非是南海龙王乘夜出游,如此这般的险恶造势。也许是想会晤我们,会晤凡人不要惊吓凡人,毕竟不是海中物。

湿润的海风吹乱可怜的华发,吹起了青春的渴望,唤醒了跨越太平洋的欲望。我这南海的风,赞美这南海的风,在这深冬的季节里。

苍天眷顾每一个人,大地滋养每个生灵。在深冬的季节,接受这热带亚热带的潮湿气候,有点湿热难耐。就在即将离开湛江时,吹来的西北风清凉了好多,大风降温才是最好的告慰和最大的关照。穿起衬衣和夹克就像行走在秋天的原野,舒爽轻盈,虽然在淡淡的轻云的笼罩下。

从广东到广西的高速公路两旁,山川相连,山峦绿野覆盖,参差不齐的桉树将山峦妆点得郁郁葱葱,起伏叠翠,映衬着山田和川地泛黄的稻谷及收割后的枯秸败叶,夹杂在一片一片绿油油的蔬菜间,好似一副多彩的巨幅画卷 。靠近路旁的木棉花有大红的、粉红的、橙红的,有满树齐放的,也有零星独枝欢笑的,在清风细雨里显得格外靓丽光鲜,就像迎接远方来的客人,那样热情,那样落落大方。高速疾驰,不能仔细观赏,只能一瞥而过,但也欣慰不已。毕竟是春的使节,春之临的印证。

这个时候的木棉花,见不到一片叶子,孤枝傲放,不惧寒冷,不需曾托,更不委身松下,这就是木棉的特质,坚韧挺拔、孤傲不屈的特质。我突然明晋城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白了为何成为许多城市的市树市花的缘由了。

六个小时后才到广西的贵港市,成片的甘蔗林,一眼望去满是丰收喜悦的景象。随地势起伏错落,壮实的棕褐色的躯体,在黄绿夹杂的叶子掩映下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将甘甜的乳汁和质朴的身躯奉献给人们。

这里收割甘蔗全靠人工,而且是妇女在用镰刀收割,没有看到机械化的收割场景。收割后留下遍地的枯叶,就像中原和北方麦收后留下的麦茬一样覆盖大地,去滋养哺育它成长壮实的土地。

眺望淡绿的蔗林,有的头戴少许绿叶,挣扎在深冬里,好像告诉自己还青绿,不知是不想成熟还是不想让收割利用。不收割就会腐朽,失去成长的价值和意义。植物也是有生命的,生命体的存在是没有高低贵贱区分的,价值高低取决于物体的结构特质、果实使用价值和本身的稀有程度,比如花梨、紫檀、香樟、楠木、乌木等就是植物里面的贵族,就成了价值不菲的高贵的物体。在作为高等动物的人类,其生命体的存在也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都是世界里的自然产物,一个肉体的自然产物。然而所获得的知识、技能和灵魂是有区别的,就出现了不同等级的人,灵魂的高贵就决定了人的高贵,贫庸、肮脏的灵魂就决定了人的平庸和肮脏。才华的不同,把肉体相同的高贵的人就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不同的等级、不同的地位、不同的创造力、不同的、不同的价值构造和社会作用。

生命的张力是有时限的,是由生命的本质时限而取决。灵魂是永恒的,是可以世代延续和增进的,就像人类的基因一样是螺旋式上升递进的,是不停的进化着的生命体。变化决定了进化的速度和质量。

甘蔗压榨的蔗糖是广西的特产,特别是黄糖、黑糖,口味纯真,营养丰富,具有补气血的功效。

一行四人,在到达后第二天,连续为十五个项目的职工进行了健康体检,解答了他们的健康问题,分门别类的提出了一些维护健康的建议,得到了热情的迎送,有点愧对这份热情的感觉,祝愿大家健康的和工作。

匆匆忙忙的在细雨霏霏中失神癫痫怎么治赶往南宁的邕江水利枢纽工程项目部。

该工程已基本完成,六组发电机组安装调试到位,近期将进行发电,部分配套设施工程仍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参建人员依托自己辛劳创出的良好社会信誉,想方设法的拓展市场,在上级的关怀和支持帮助下,四年里陆续争取了十五个大大小小的项目,投资由八亿多增加到二十多亿,先后有二百多职工奋战在一线,参建的劳务人员超千人,涵盖水利、房建、市政工程。十六个项目工程没有一个亏损和不良记录,取得了地方政府、当地居民和设计、监理方的好评。

水利枢纽的建成,不但可以大力改善电力不足的现状,而且使枢纽上游的水位抬高两米多,江面开阔,航运增加,利国利民。重新加固修筑的江岸,绿树掩映,鲜花怒放在绿影下,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沿江两岸的雕梁画栋,星罗棋布,曲折多彩的小路盘绕期间,健身器材旁人头攒动,羽毛球场有打球的,也有穿着艳丽的大妈在广场舞动,更有树影下喊着臭棋路子而努力对决的。和远处穿着橙色的工装、带着各色安全帽的建设者,在机械的嘈杂声中,不是在焊花里汗如雨下,就是在钢筋笼上浇筑百年大计,无情的混凝土粘满了汗水浸透的工装,雨鞋里的双脚打滑而起泡,刚毅的脸上汗水留下道道印记,有序而繁杂的工地,在双休日形成明显的对比和极大的反差。

清澈的江水静静的流淌,山形树影倒影其上,偶然而过的船只,打破宁静。建筑者的艺术作品即将完工,在美丽的邕江两岸,必定镶嵌起璀璨的明珠,托起靓丽的南宁,连接美好的未来,载入复兴的史册。尽管没有我们建设者的名姓。

不同的人,因为共同的命运走到了一起,聚在了一起。在中铁建系统以前大多是为了报效祖国而参加解放军铁道兵的转业军人。老一辈的军人为了祖国的建设,修筑最艰难的成昆、湘渝、宝成、宝兰、兰新、青藏铁路兰格段,他们是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下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先锋队,不计个人报酬,在每月十几到二十多元的津贴下,奉献自己的青春,有的把自己的青春埋葬在了自己开挖的隧道和架设的桥墩里,用一吃卡马西平的副作用纸“立功受奖”的证书和“光荣人家”告慰父母、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每当火车经过英雄牺牲的桥墩和隧道时按照提示都要鸣笛致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父母,在洒尽失去儿子的苦泪后,以有这样的儿子为骄傲,每逢祭奠的节日遥祭远在他乡的亲人,让子孙后代记住为祖国建设而牺牲的“英雄”,有的为了这光荣的使命让其弟继续“英雄”未竟的事业;有的三年义务兵后回到了农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补充到修整水平梯田的队伍中,在造福子孙后代的劳动和维系自己生活起居的自给自足的平凡劳作中,默默无闻的贡献自己的一生;有的回到了城市,带领大家开拓创新,创誉一方,造福大众;有的独立创办“铁兵”酒店、大排档,风生水起,声名远扬。当到了我们这最后一批铁道兵时,我们在前人辛劳奋斗、不惧艰难险阻的荣誉里享受着成果,享受着荣光。集体转业到铁道部,成为建筑施工人员,特别是像我们农村来的娃,农转非,能有这样的好机会真是天上掉馅饼。在义务兵即将服满的时日,是苍天可怜对我们这些名落孙山者的恩施,也是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的些许安慰、荣光和希望。谁知跟随建筑施工队伍转战南北,为了保质保量的完成合同工期,不舍昼夜的和水泥、钢筋、砂石料打交道,秉承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铁兵精神,住着工棚,吃着大锅饭,穿着工装劳作在施工一线,和建设的主要力量农民工吃住在一起,有人戏称“远看像民工、近问是工人、起的比鸡早、吃着大锅饭,顾了自己顾不了家、不知图个啥”,细想这就是建设者的真实写照,没有机会照顾孝敬年迈的父母和期盼的妻儿,有的父母去世也难以回去见最后一面,留下终身的遗恨。

生命在自然张力下拉伸,高楼大厦在平凡的建设者手中耸立,高铁、高速公路在平凡的‘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者脚下延伸,我崇尚建设者吃苦拼搏的精神,赞扬他们坚守孤寂、不舍昼夜的顽强心态,歌唱他们子承父业、建设富强祖国的高贵品质,传颂他们把生命的意义、生命的价值浇筑在祖国强大的荣光里、复兴的征程里。

程建翔 2019年12月25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