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

分房风波-

时间:2021-04-05来源:无限小说网

  局里久悬不决的分房大事今天终于落下帷幕。分房结果一出来,却出乎人们的意料:副局长史飞铎竟然没分到房子!周局长也感到很惊讶。史副局长脸面上确实有点挂不住了,就铁青着脸悻悻地离开了会议室。周局长面对突如其来的难看局面,费神的思谋起如何才能挽回这场不尽人意的结局呢?若处理不当的话,将会引起单位班子的隔阂内耗。于是,他临机立断,让华秘书通知各位领导和全体职工,明天上班准时开会,不得缺席一人。
  全体职工按时坐在会议室等待开会。周局长入座后拧开了杯盖,吹了下保温杯里冒出的淡淡热气,呷了一口上好的铁观音茶水,有些不耐烦地摆了几下头。饱满的天庭上顿时堆起几丝明显的细纹,方正的脸盘上也显出了冷酷的表情。他静默了足有半分钟,会议室的空气好似凝固了一样,静哑哑的没有一点声响。然后他才把犀利的目光扫视到了华秘书的脸上,神态严肃地对他说:“你再给史局长拨打一次,看能接通吗!”
  华秘书快步走出会议室,拿起手机嗯下快门键,然后对着耳门等待对方的回音,但还是传来了“对不起! 你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的音讯。他返回会议室,面带难色的向局长汇报无法接通的回话。周局长思谋了一下就站起身来,然后用目光环视了坐在下边的全体职工后才开口说:“人到齐了再开,一个也不能少!”他轻轻地扬了一下手就表示散会。
  周局长回到办公室坐在旋转的皮椅上,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然后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他平时很保重身体,不怎么抽烟,到了特殊的场合下才陪同上级领导抽几支。再就是心里特别高兴的时候,或者遇上劳心的事情也点上一支。今天的境况显然惹局长生气了,他把头仰到皮椅的靠背上端,眼睛盯着挂在墙面上装裱精致的一幅名人书法。其实这会儿他心乱如麻,那有兴致欣赏字画呢! 他倾身熄灭只抽了一半的烟头, 然后微闭上双眼思谋起今天既不来开会又联系不上的常务副局长史飞铎。
  昨天下班前他还特意给史飞铎靠付了一声,明天开会务必参加。他当时也观察到史局长为了分房的事,情绪有点不大好,没有像往日那样面带笑容连连点头的友好态度,只是口里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周局长本想在第二天上班后与副职们先沟通沟通,再开个职工会,看有没有哪个职工不要房了,就给他调剂一套。但从早上至现在没人提出退房的事,听说都铁了心非要不可。昨晚睡在床上周局长把全单位的职工过滤了一遍,将希望寄托在刚参加工作一年多的小王身上。因为他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宽裕,况且还没有对象,眼下拿出一套房钱谈何容易啊!上班后他让华秘书探一下小王的口气,看有没有回旋的余地。没想到小王要房的热情远远出乎他的意料,人家已向亲朋借了一些款额,不足部分也向银行联系好了贷款,筹钱买房已有了着落。
  周局长认为前任局长盖楼解决单位职工住房困难,这是一件名利双收的大好事。问题却出在黑局长分房不公而引发单位职工群体上访事件,还让他丢了官帽。在这风口浪尖的危难时刻,组织上却把他调任过来梳理前任遗留下来的棘手问题。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昨天已顺利解决了分房问题。没想到却出了点小意外,给他的副手史飞铎没分上房子。周局长潜意识的联想到前任领导分房时,引发分房风波产生的根源,主要是人多房少,缺乏公正民主性。如果当初黑局长多盖两层房子的话,也不至于惹起这场上不讨领导欢心,下不得民意拥护的分房风波。他站起来双手背向身后,在室内边走边把怨气发向了前任局长:“老黑啊!你真黑,你为啥当时不多盖几层房呢?你油嘴一抹,红利一揣,硬着腰杆一长沙癫痫较好治疗医院走了事,却让我来给你擦屁股,唉!真是个十足的老滑头哟!”
  黑局长其实并不姓黑,而是他的脸黑。听说见了钱很黑,背着人做事心更黑。他常对人绷着个黑脸,对单位上的同志或普通民众很少绽开笑容,只有面对上级领导时才露出献媚的笑,再就是见了年轻漂亮的女同志也显出眯笑。所以,黑的特征便成了大家认同黑局长的共性,社会上也就流传开了叫他黑局长的绰号。
  当初在单位空地上集资修建职工家属楼的时候,黑局长和建筑商基本确定后,象征性地开了个局务会。其他副职的意见希望加两层多修几套房子,单位职工多房子少了分配不过来,避免以后分房时产生不必要的矛盾。但黑局长只采纳了常务副局长史飞铎的高见,怕房子修多了剩下卖不出去,欠下工程队的房款不好处理。再加上当时定的房价有点偏高,职工们报名实心要房的不到十户,还有一半的房子空置着,所以其他副职也不好说啥了。
  按照黑局长的旨意,单位先预付点款项,工程队也垫付些资金把楼先盖起来,竣工后再考虑分房的事。第二年楼房刚建好,谁知房价竟翻了一番,全单位职工互不相让的争着要房子,有的上级领导也伸手要局里给他们留用两套住房。这50多人的单位却只有20套房子,真给黑局长出了一道不易解开的难题。当下如何分房成为单位的主要议题,由此也耽搁了不少工作。一向处事独断的黑局长却拿不出个好主意,就采取了一拖再拖的办法先来个软着陆进行应付。但时间太长了工程队的欠款拖不起啊! 单位垫付的部分款项临近年底要报账结算,审计部门又通知要对局里的财务进行审计。黑局长感觉到了是火烧屁股的时候,再不能拖下去了。
  星期一刚上班就召开局务会,研究单位分房的最佳方案。黑局长让秘书给局领导每人泡了杯上等的铁观音,拉开抽屉取出一包软中华亲自给每位装了一支。其他领导被这破格的待遇惊傻了眼,相互猜测头儿是不是遇到特大喜事要升迁了。但从脸色上看依然显出猪肝色的黑红,绷紧的脸膛上偶尔挤出一点活泛又立即恢复了原样,大家就只好敛声屏气地等候他的喜讯。只见他坐回主位点燃烟,长长地喷了口云绕雾缭的烟气,才郑重其事地发话:“今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研究一下分房的事情,请大家要出于公心的角度谈一下自己的意见,要考虑周全精细,顾及到方方面面的利弊因素,立即拿出一份最佳分房方案,不能因为分房不公而出现单位不团结的现象,以免影响局里的整体工作。”
  郑副局长先打开了沉默局面:“我的意见是按照职务、工龄、学历、技术职称等条件确定分值,最后按综合分值的高低确定分房人员的名单。”
  龚副局长也开始发话:“我赞成郑局长的意见,我补充一点的是单位职工有的已经有住房,甚至还有两套以上住房的也大有人在,还有在外面租房住的职工,我看能否将这些实际情况考虑进去,以体现出这次分房的公正性。”
  史飞铎嗓子眼里吭了几声后,习惯性地把扁平的鼻翼翕动了几下,然后用细小的眼仁翻动着看了眼黑局长,最后才发表自己的高见:“以上两位局长站在为单位高度负责的角度,谈了分房的公正性,我表示赞同。不过按以上方案分房的话也存在许多弊端,会造成真正干工作的同志分不到房子,大多数能分到房子的人都是资历老工作上靠不住的人,这样分房的话会挫伤干工作人的积极性啊!”
  黑局长听了几位副职的意见后,觉得都说得很有见解性,便总结了几句:“以上各位确实以单位大局为重,都各抒己见地谈出了切合实际的分房方案,给单位的分房决策提供了很好的依据。至于最后如何确定最佳分房方案,华秘书把今天各位领导的意见详细整理出来,让我进一步研究斟酌后再作决定。”大同羊羔疯正规医院
  一个礼拜后,黑局长又召开了局务会。在会上没有让其他领导发表关于分房的意见,就直接宣布了18户享受住房者的名单,每位领导也都列在分房名单之内,最后才征求大家是否同意这个分房方案。其他两位副局长都没有开腔,只好无能为力地点了下头表示同意。史副局长摸了一把柔细的头发陪着笑脸说:“我认为局长刚才宣布的这个分房名单很公正,是权衡了局里的各方面情况后作出的最佳分房决定,代表了全局职工的意志,我非常赞同。”他说完后把那薄薄的嘴唇添了几下,白瘦的脸上倏然泛起亢奋的表情。
  分房决定在职工会上宣布后,会议室里顿时乱成了一窝蜂,下面吵吵嚷嚷说啥话的都有。这种在会议上直接嚷闹的现象还是头一次出现,让黑局长没有预料到的。平时他做出的每一项决定大家都服从,即使有意见没有人当面敢顶撞,只是背面窃窃议论一下就过去了,这次怎么都吃豹子胆了。黑局长意识到再这样僵持下去怕让他下不了台,就站起来用较温和的语气说:“大家静一静,有什么想法下来再说,不要在公众场合瞎喧嚷啊!” 他说完后就端着水杯匆忙走出了会场。
  吴亚斌在本单位工作了近十年,平时工作很卖力,就是脾气耿直,不善于揣摩领导的心思,现在还租房住在外面,这次分房当然没他的份。他气呼呼地走进局长办公室质问:“局长大人,才参加工作几年的人家里有住房,凭啥这次给分了房,我在单位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为啥分不到房呢?”黑局长见势不妙,就挤出不自然的奸笑说:“小吴啊! 我知道为了分房的事你怨恨我呢!这也难怪,僧多肉少嘛!你也体谅一下我的难处啊!”吴亚斌接过话茬回应道:“那我无房住的难处谁来体谅呢?”黑局长急忙摊开手说:“现在只是个初步方案嘛!你先等一等,急啥呢?若有调整余地的话我第一个考虑你,这样该行了吧!”小吴被黑局长摸不着边际的几句糊弄话打发后,就带有一丝希望地走出黑局长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为了分房的事还再乱嚷,一下涌出了那么多小道消息。有人说那留着的两套房是局长送给情人的,另一个女同志绘声绘色地争辩道,我听人说一套是留给分管我们局的县委副书记谭富墩的,还有一套是留给分管咱们局的副县长常有利的。更让大家忿忿不平的是这次分到房的几乎全是与领导沾亲带故的,有的是同学关系,也有同乡关系的,还听说史副局长在这次分房时给黑局长出了不少点子。总之,这次单位分房,大家一致认为领导私心太重,一点也没有体现出分房的公正。
  几天后,按说应该分到房却没分到房的职工集体去找县上主要领导反映真实情况。局里分房的事社会上也传得沸沸扬扬,单位几乎乱成了一锅粥,有的人干脆不来上班,来单位办事的同志找不见办业务的人员。更可笑的是黑局长说话也不灵了,安顿了的事情没人去落实,单位的工作受到了严重影响,处于快要停顿的状态了。
  面对局里分房引起的上访纠纷,县委、县政府领导怕事端进一步恶化,便和县纪委方书记商议,决定由县纪委牵头,立即派一个工作组进行调查核实。
  半月后,县委派来了新局长,黑局长暂挂到县委组织部上班。以前的分房决定组织上宣布无效,由新任命的周局长主持重新分配。职工们听了以上两项重大决定后拍手称快,把单位的振兴,分房的公正寄托在新任局长的身上。
  周局长上任后先和大家理顺关系,费尽心思抓工作,化用了一笔资金改善了大家的办公条件,使单位的环境面貌焕然一新,工作局面也很快上了路。关于分房的事压得稳稳当当一字不提,偶尔副职或职工们提及此事,他只是用心地听着他们的意见,却沉默不语。
  在一次全体职工的聚会上,大家都高兴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好医院多喝了几杯酒,有的同志按耐不住地提起了分房的事。这个敏感的话题勾起了史飞铎副局长压抑太久的心病。他平时喜欢喝几杯,特别是有领导的场合他喝得更起劲,多半是喝得烂醉如泥。今天他脸上的颜色越加发白,这是他离醉不远的信号。他拉住周局长的手使劲摇着,讨好地露出笑容,结结巴巴地说:“老哥!我最…最佩服你,以后我们多沟…沟通呢! 单位上有啥…啥难事我出面摆…摆平,老哥只管放…放…放心好了。”
  周局长被他醉后说话口吃的毛病给惹笑了,同时又被他迎难而上的精神有点感动。便端起酒盅边碰酒边说:“史局长!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人生的路还长着呢!让我们以后在工作上成为好搭档,生活上成为好朋友吧!”史飞铎把略凸的脑袋点得像啄食的公鸡头,抖着嘴唇又说:“周…周…周局长! 士为知己者死嘛!我说话算…算数的。只是那黑局长太…太…太心黑了,前几年局里的工作他…他搞得得心应手全靠…靠…靠我给他出点子,这次分房虽说有点…点失误,但那我可全是为他着想…想…想啊!他以前说好的,他高就后要把我扶…扶…扶…正呢! 可我依然还在原…原…原…地踏步走呢!真他妈在他手下白干…干…干…了五六年啊!”他越说越激动,嘴皮抖得越快,手也不听指挥地抖起来,只听“当啷”一声脆响,酒具掉在了地上。大家看到史局长煞白的脸上有几点滚动的水珠在闪亮,不知是鼻涕还是伤心的泪水在流淌。
  周局长立即意识到喝酒该到收场的时候了,就吩咐两个年轻人协同师傅小马把史局长送回家。
  如何分房是全单位职工最敏感的话题,周局长到新单位快两个月了,单位情况也基本掌握摸熟了,自己意识到分房的事情再不能拖下去了,他立马让秘书通知各位领导开会。
  开会前他先把各位领导以前的分房意见过细斟酌了一下,觉得理由都很充分。他让秘书给各位领导切了杯茶后就开腔了:“今天我们研究一下分房的事,你们以前的意见我详细看了,都很负责任,诸位如果还有什么新的建议就当场提出来,咱们共同探讨商议。”
  过了一会儿,各位副局长都表态再没啥意见。周局长捋了一把浓密的黑发,就开门见山地说:“那我就谈一下我的想法,看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 我想给每位职工发一张表,把每个职工的名字打印在上面,同意给分房的就划一个勾,每张表只能划20个人,多划一人表就作废,再从职工中选出三位主持公道的同志当场计票,当场宣布分房结果,你们看行吗! ” 领导们认为这是个唯一的分房好方案,即民主又公正,分不到房的也怨恨不了谁,就一致通过。只有史副局长感慨地补充了几句:“周局长不愧是县委看重的大局领导,面对我局分房的复杂局面很有高见,提出了非常适合我局的分房方案,我和大家一样心悦诚服。”他说完后眯缝着双眼瞧着局长的表情。
  周局长看到大家没有异议,就当机立断地说:“没有不同意见的话华秘书马上去制表,但请在场的各位暂时保密,等到把表打印好,我当着全单位职工的面说明情况,再把表发到各位职工手里划勾,以免提前走漏风声而相互串通出现拉票的不良倾向。”
  职工们齐齐整整的坐在会议室里,周局长稳健地走了进来,白皙的脸上露出严肃的表情。坐到领导席上后,环视了一下到会的情况,扭头问秘书:“人全部到齐了吗?一个也不能少啊!”华秘书站起来回答;“全到齐了!”周局长清了下嗓子对大家说:“今天我们开会的主要议题是解决大家盼望已久的分房问题。刚才我们开了个局务会,商定了大家格外关注的分房方案。在领导会上设计了一张表,全体职工的名单都打印在上面。全单位52名职工,但房子只有20套,为了体现分房的公正性,大家要福州癫痫那家医院好抱着对单位每一个同志认真负责的态度,要从公正的角度出发,像民主推荐干部,选举人大代表那样进行投票,最后按得票多少决定分房者名单。分到房的同志必须归自己住宿,绝不允许向亲朋好友转让,否则上浮房价一倍。每张表上只能划20名,多划按弃权废票处理,不得在会场上交头接耳私下串通拉票。” 周局长讲完注意事项后,示意秘书给大家发表。
  不到半个小时表已集中收好,大家推选的计票人开始上台计票。会议室里显得出奇的安静,几乎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声。突起的100多只眼球紧盯着板面上的计票位数,每个人的表情都随着票数的多少反复变化无常,时而兴奋,须臾阴郁。
  结果终于出来了,分到房的同志高兴地笑逐颜开,未分到房的职工垂头丧气,一脸的阴沉。但都没有说什么,只怪自己运气不好。大家普遍认为这次分到房的基本上是平时工作很卖力,确实住房有困难,且人缘关系处理不错的同志,大家也觉得比较公正合理,就心服口服地默认了。
  在分房结果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看到史副局长第一个气急败坏地走出会议室。大家给领导们都投票分到了房,唯独给他投票的人很少,让他在面子上有点过意不去。
  职工给史飞铎不投票的原因众说纷纭,听说他平时只紧跟一把手的屁股后面转悠,猜摸领导的心思行事,把其他副职和单位职工很少放到眼里。有时还给领导打小报告,让副职莫名其妙的挨批,职工们无缘无故的受气,总想在卡人整人上显示一下他常务副局长的威风。
  华秘书跟史副局长的家里人联系上后,才知道他有病住院了。周局长听到这个情况后,让华秘书买了些滋补礼品,通知单位所有职工去医院看望。
  史飞铎正躺在病床上思谋着他在局里多年来工作上付出的那么多,一把手决定单位上有些大事的时候,多半都征求他的意见,并且还采纳了不少。对于其他同志的过失,他一般很少当面批评指责,只是向局长汇报提示一下,没想到大家把恩怨却记在他的身上。这次黑局长走了他没有扶正,心里原本就窝着一肚子怨气。时隔不久,昨天单位上搞民主投票分房又没他的份,看来这上不得重用,下不讨好民意的副职角色真难处啊! 他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苦苦挣扎到40多岁了,前程还一片渺茫,眼前灰暗得让他快窒息了。当他的思绪又回到了昨天分房划票的过程时,突然看到周局长亲自带领单位职工走进了病房。他猛然从病床上爬起来握住局长的手久久不放,并激动地说:“太感谢周局长啊!也感谢大家了! 大夫说我的病不大要紧,主要是工作劳累过度,精神压力太大所致,休养几天就会好的。”
  主治大夫看到这么多人涌进病室,还以为是他治疗的病人出了啥问题,就急忙走了进来。当看到是来看望史局长的客人时,他才放心地说: “其实史局长没有什么大病,可能是工作太忙,精神压力大,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才导致了他血压偏高一些,头有点晕。经过化验血糖、血脂、血尿酸也有些偏高。这与他平时陪领导常喝酒吃肉,摄入的脂肪过多有很大关系。以后多吃水果蔬菜多运动,生活上吃清淡一点就调整过来了。”
  职工们陆陆续续进去,都和史副局长打了个照面,寒暄几句后又走出病房。周局长看着他蜡白没有血色的脸面,心里深受感触,有点过意不去,就安慰他说:“史局长!工作上的事你不要过多操劳了,名利都是身外之物,健康才是你人生最大的本钱啊!请调整好心态安心保养身体,我那套房子就分给你吧!”
  史飞铎脸上一下有了血色,再次站起来激动地想对周局长说些推辞感激的话。周局长却摆了下手,转身轻轻关上门锁,带领单位职工走出了医院大门。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