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剩男剩女的婚事《短小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无限小说网

在有个叫张家湾的村庄里面,人们都知道这个村里有个大男叫张大宽,有个剩女叫王秀娟;都说他俩是一对青梅竹马、郎才女貌的好姻缘;可是见他俩已经恋多年,现在都已经三十多岁了,都成大男剩女了,却一直还没把婚事办!因此,人们都对这对感到很不解、很稀罕。

村里人见秀娟的对他女儿不出嫁整天愁得愁眉苦脸!又见大宽的爹对他儿子娶不了媳妇也急得天天团团转!他们都不知道对儿女的该怎么办,不知道他俩成家要到哪一天。

大宽和秀娟都是出生在同一个贫穷的山村里面;他俩住的村一面靠湖,两面环山,有七八个大大小小的水塘在他们村的村前路边;这个村因为人多地少,又天灾人祸不断,所以这个村的人自古就贫困不堪!大宽和秀娟就是因为家里贫穷,都是到九岁才上学;在他俩懵懂的幼年里,好像只知道他里家里贫穷,却不知道贫穷的根源。

大宽从小就很精明能干,可他又很顽皮、很淘气!秀娟虽然很聪明,顺,但她却很小胆,遇事没有主见。

自从他俩上学起,秀娟都是跟大宽一起绕过他村前的水塘,沿着山间小道,翻山越岭到外村去上学;放了学,他俩再一同回到自己家里面。( 网:www.sanwen.net )

有一天,在他俩放学回到家,见他村里有人正娶媳妇,他俩一见,就高兴地手拉着手去观看。

当他俩见人家欢天喜地地把新娘子娶到了家后,大宽就问秀娟:“秀娟,等咱长大啦,你,你嫁给我管不管?”

秀娟听大宽这样问她,一下子就问红了她的脸!停了停,她就冷着脸对大宽说:“你想的臭美!谁愿意嫁给你这个穷光蛋?”她说罢,又‘咯咯咯’地笑着跑了老远,而后又回头对大宽大声喊:“唉!大宽,等我长大了,就来娶我的那一天!哈哈哈-----”。

大宽和秀娟的爱慕之情,从他俩幼小的心灵里就开始萌发、闪现。

大宽的爹娘都是老实、忠厚的,他爷爷奶奶死的早,他爹娘就他一个儿子;他很怕他爹,他爹从小就对他管教得很严!动不动就打他,骂他!他娘常年有病,重活不能干,全靠他爹支撑这个贫穷的家园。

秀娟是独生女,她爹是个忠厚、老实、能干、没有的庄稼汉;她娘人虽然长得精明又好看,可她就是嫌贫爱富!好享受!爱打扮;性格要强!又很爱脸面;不是她爷爷在世的时候做生意赚了些钱,家里好像比别人家过的暄,她娘也不会嫁到她家里面;现在他爷爷前年突然去世了,这个家没有了她爷爷支撑,就一天不如一天!虽然他奶奶还健在,身体还算强健;可家里的还是大不如;她娘一看这个家开始贫穷,比不上人家了,就时常给她爹气受!给他奶奶脸色看!秀娟有时候就很气她娘,气她娘不该动不动就跟他爹翻脸!动不动就训斥爹说:“你没文化,也没本事发家挣钱!你也不看看人家,谁家像咱家这样穷啊?我真想离开这个穷家不跟你过!跟你去!看你怎么办!-----”

秀娟的爹虽然没文化,但他很有志气!也很想挣钱,可他就是想不出个啥好法挣钱!后来他见有人在他村前水塘养鱼卖了不少钱,他就也承包了个村前的水塘养起鱼来;后来,他养的鱼还真卖了不少钱!从那起,秀娟的娘才不再给他爹气受!不再给她奶奶脸色看;每天他爹都挑着鱼到集市上去卖钱。她奶奶在家做饭,她娘操办家务;秀娟也跟大宽一起到外村上学去了;从那,秀娟才算有了个和睦、的家园。

可让秀娟怎么也没想到,她这个和睦、幸福的家还没过三年,却被一个意外的灾祸全毁完!

那是在一个炎热的天,大宽和秀娟他俩放学回来,刚走到他村前秀娟她爹承包的水塘边,大宽觉得燥热,就又想到水塘里去洗澡;秀娟一见,怕他出危险!就马上阻拦!可大宽就是不听!他执意要去洗!秀娟也没法办。

大宽一见秀娟害怕,就得意地对秀娟说:“秀娟,你怕什么?你还不知道我的水性好?你不是见我已经洗过多次啦?出过啥危险?别说在这洗,我就是到大江大河里去洗也不怕!”他说着就脱下衣服,‘卟嗵’一声就跳进了水塘里面。

大宽跳进水塘里畅游着,秀娟见他一会儿沉进水里,一会儿又将头露出水面;一会儿就游向水塘南岸;秀娟也跟着绕到水塘南岸;秀娟在水塘南岸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宽在水里上下翻;秀娟是知道大宽的水性好,她是曾多次见他到水塘里洗澡没出过啥危险,可她这次心里却总觉得有点害怕,有点不安!这是因为昨天才刚刚下过一场大,她知道她爹水塘里的水比以前深了许多!并且今天在他们放学回来时,老师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咛学生:‘不让他们回家到水塘里去洗澡!怕出危险!-----’秀娟一想到这,心里真有点害怕和不安!她真怕大宽万一出点啥事咋办?可大宽就是不听!她也真没法办。

当秀娟在岸上正心神不定、提心吊胆地看着大宽在水塘里游泳时,大宽见秀娟在岸边有点担心害怕,他在水里就很得意!此时他就想跟秀娟开开玩笑,吓唬吓唬她,戏弄她一下!觉得这样很好玩!他想好后,就将他头一钻进水里好大一会不露面!可当他把头一露出头水面,就对秀娟故意大声喊:“秀娟,-----这水太深啦,我,-----我今儿不行啦!你,------你快点叫人来救我吧!啊?-----”他喊罢,又故意钻进水里又好大一会儿也不露面。

秀娟一听大宽向她这样喊,开始她并不大宽喊的话;她觉得:‘大宽水性好,不会出啥危险;大宽之所以对俺这样喊,可能是他想戏弄俺,吓唬吓唬俺----’;想到这,她本来不想搭理他!可当她见大宽的头在水里好大一会不露面,心里就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心想:‘大宽咋这么长不路面?大宽会不会真有了危险?’于是她就对大宽大声喊: “大宽!你,你是不是想吓唬俺?你是不是真的不行啦?真有了危险?!”

大宽一听秀娟对他这么喊,他心里就觉得又得意,又好笑!这时他又故意对秀娟喊:“是!是!----我,----我真的不行啦!真有危险!你,----你,快喊人来救我吧,快点!快点!”他喊罢;秀娟又见他沉在水里又好大一会不露面!

秀娟一见,又一听大宽对她这样喊,就信以为真!一下就把她吓得混身打颤!她马上就对水塘北岸路边的过路人大声喊:“唉!快来----救人啊!快----救人啊!快点!快点!-----”

秀娟向路边大声一喊,一下就惊动了北岸几个过路人!那几个过路人一听水塘南岸有个这样喊,又往水塘里一看,就见水塘里真有个小孩的头在水里时隐时现!就知道真有个落水快不行了,出了危险!这几个人就停住脚步,准备下水去救人!

一起走到水塘边。

可就在这时,谁知道秀娟的爹也正好刚从集市上卖完鱼回来,刚巧走到他承包的水塘边,就听见水塘南岸有个女孩子喊,他马上又往水塘里一看,也见他水塘的水里面真有个小孩子的头半隐半现!他一见就觉那个孩子有了危险!得马上去救!不然!-----想到这,他不敢怠慢,随即就把卖鱼的担子往路边一扔,就奋不顾身地一头栽进了水塘水里面!

在旁边的那几个人一见有个人去救人载进了水塘里面,也都跟着跳下了水;可他们下水后,好大一会也不见刚才栽进水里的那个人露面,也没见那人去救那个孩子,心里就有点吃惊和不安!

这时就见那个喊救命的小孩突然露出了水面,这几个人一见,这才算松了一口气!他们都误认为这个小孩可能是被那个人救出了水面。

可当他们见那个小孩一露出水面,却对他们大声喊:“唉!你们快来救救这个人吧,他,他快不行啦!很危险!-----”

那几个人一听那孩子对他们这样喊,又见那个孩子把那个人推出了水面,这才知道是那个去救孩子的人出了危险!他们都不敢怠慢,马上都游到那个人身边。

当这几个人游到那人身边一看,就见那个人满脸是血!昏死了!他们一见,就把他们吓得毛骨酥然!于是这几个人就跟那个小孩一起,赶快把这个受伤的人弄上了岸!并马上让人拨打了 ‘120’,叫他们赶快来救援。

秀娟这时在水塘南岸边,亲眼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场面!一下就把她吓得像傻了一般!她站在那一动也不动!直到她见那些人把那个受伤的人弄上了岸,又见大宽也上了岸,她心里才算好一点。

当秀娟清醒过来之后,就飞快地跑到那个受伤人的身边一看,一下就把她吓得心惊胆战!她见那个满脸是血的人竟然是她爹!她一见,就抱住爹哭得泪水涟涟!她哭了一会,仰起脸看了看站在她身边大宽,却见他没一点事!她就问大宽:“大宽,这是咋回事?”

可大宽一听秀娟问他,他却装没听见!哭丧着脸走向一边!秀娟一见大宽这种表情,就知道大宽这次肯定是因为他想吓唬她、戏弄她惹了祸!不好意思跟她交谈。

这时秀娟见医院的救护车开到了她面前,人们见从救护车里下来的医生和护士就对她爹进行紧急抢救!等包扎好伤口、扎上吊针后,就赶紧把她爹抬进救护车里面;秀娟也跟着上了车,然后,救护车就火速开往县医院。

救护车开到县医院,医生和护士立即又把秀娟的爹推进了急救室里面。

这时秀娟的娘和她奶奶在家听说后,也都火速赶到了医院。

她俩一到医院,在急救室门口一见秀娟就问她是咋会回事?秀娟却摇摇头,直流眼泪不肯言!

其实秀娟心里是有苦难言!她也只能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娘,奶奶,你们是不知道啊!这都是大宽惹的祸!不是他让我向人喊救命,俺爹咋能会受伤送医院?-----’这话秀娟癫痫医院南宁哪家好又不能对别人讲!此时她心里虽然十分气恨大宽,可她也只能在心里暗暗将他埋怨!从此不想再搭理大宽。

秀娟的娘和她奶奶到医院不多时,村里的好多人也都赶到了医院;这些人一到医院,又都七嘴八舌地问秀娟是咋回事?秀娟这才说了句:“俺爹是去救大宽受伤啦!---”她说罢又不再言。

这时村里人一听,有人就问秀娟:“啊?秀娟,你咋说你爹受伤是因为去救大宽?俺见大宽咋没一点事?你爹咋会受伤住医院?----”

有的还说:“秀娟,你说你爹受伤是因为去救大宽?俺可是听人家说,是大宽救了你爹啊?是他跟人家一起把你爹弄上的岸?你咋能说你爹受伤是因为去救大宽? -----”

还有的人说:“你爹是不是跟你娘又吵嘴生气啦?你爹一时想不开,想跳坑寻短见?-----”

秀娟的娘在一旁一听有人说这话,就很生气地反驳人家说:“胡说!俺跟她爹根本就没有吵嘴生气!她爹一大早就去赶集卖鱼去啦,咋能说他跟俺吵嘴想跳坑寻短见?”

那些人一听秀娟的娘这么说,也都不再言;都静静地等候在抢救室的门外边。

秀娟的爹经过医生的及时抢救,终于被抢救过来啦!这个消息从急救室里一传出,秀娟一家人和村里的好多人,都一下涌进了抢救室里面!他们一进门,就见秀娟她爹的头上缠满了纱布,只露两只眼!这时都赶紧上前去问安。

当秀娟的爹一见这么多人都站在他面前,还向他问安,他开口就用微弱的声音问:“那,那个落水的孩子救没救上岸?有没有危险?”

有人听秀娟的爹这么问,有人就说:“那个孩子能有啥危险?还是那孩子把你救上的岸!---”

秀娟这时一听她爹这么问,也上前对爹说:“爹,那个孩子没一点事!还是他跟另外几个过路人一起把恁救上的岸。”

秀娟的爹一听,才松了口气,就眯缝着眼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说罢又闭上眼。

秀娟一听爹问那个孩子,就知道爹问的是大宽!这时她心里就更气恨大宽!她觉得,‘这次大宽叫俺喊人救他,肯定是他想戏弄俺!才让爹受伤住进医院!’可她此时又不能对爹说呀,怕说了爹将她埋怨!

这时又有人问秀娟:“秀娟,你爹问的那个孩子是不是大宽?”

秀娟说:“是!俺爹问的就是大宽个混蛋!”

这时那人一听秀娟骂大宽混蛋,就马上问“秀娟,你咋能骂大宽混蛋?大宽那孩子真不错呀,俺还亲眼看见大宽那孩子跟其他几个人救了你爹呀,要不是他跟人家救了你爹,你爹的命说不定真得完!-----”

有人还说:“大宽这孩子可是见义勇为啊!这事还真得上报‘见义勇为办’把这孩子的好名声向外宣传!------”

秀娟一听有人说大宽是见义勇为,还说要把他的事迹上报‘见义勇为办’,心里就很烦!她觉得,‘是爹去救大宽才受了伤!俺爹才是见义勇为啊!这事只有俺心里最清楚!’可她又无法跟这些人辩!也只能默默地流着泪守在爹身边。’

秀娟跟她奶奶日守护在爹身边,她娘因为心烦回了家里面;她跟奶奶天天看着医生给她爹打针换药,每当秀娟看见爹那的样子,她心里难受得就像刀扎一般!她恨自己不该相信大宽的喊话!更恨大宽不该戏弄她!引来这场灾难!特别是当她听医生说,‘她爹要是伤着了脑神经,说不定会造成他全身瘫痪!’她一听医生这么说,就如同五雷轰顶!万箭穿心一般!她心想:‘俺爹要是成了那样,可真可怜!真苦了俺爹呀!俺爹这辈子也别想再站起来!更别说再去养鱼卖鱼养家糊口,俺娘肯定又会给爹脸色看!俺爹要是真的瘫痪,没人伺候他可不管!可让谁去伺候爹?靠我自己行吗?我年纪还这么小,学还上不上?俺娘会不会伺候他?奶奶虽然身体还强健,可她毕竟已经是七十岁的人啦,还能再活几年?----还有爹的住院费也不知要花多少钱,就是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连爹承包的鱼塘也给卖了,也不一定能治好爹的病啊!-----’这一个个问号就在秀娟心里一下就乱成乱麻一团!他不知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今后的事该怎么办!这时她除了恨自己,就是恨大宽!他觉得,这次灾祸是大宽造成的!不是他戏弄俺,俺爹咋能出这种事?按理说俺爹是见义勇为去救他才受伤住的院,爹住院花的钱就应该由大宽来承担!可她又觉得:‘大宽一是自己从小的好,二是大宽家又那么穷,他上哪去弄那么多的钱?三是大宽爹要是知道了是他惹的祸,非打死他不管!---’想到这,秀娟又不忍心那样办!

秀娟的娘几次问秀娟:“你爹出这事,当时只有你在现场,你说你爹是不是因为大宽洗澡出了危险,你爹去救大宽才出的这个灾难?”

秀娟听娘这样问,她想说实话又不敢!于是她就对娘说:“娘,这我也没有亲眼看见!”

她娘一听秀娟这么说,就又问她:“啊?秀娟你说啥?你在跟前,咋能会没有亲眼看见?你不是对人家说,你爹是去救大宽才出的事吗?你咋一会儿又变?恁爹要不是因为去救大宽,他咋能会一头载进咱水塘里面?啊?”

秀娟说:“那,那我也不知道俺爹一头栽进水里有啥事干!”

当秀娟的爹听到秀娟的娘这样问秀娟,他就对秀娟的娘说:“嘿!你就别再问那么多了,反正这事情已经出现,你就别再难为孩子啦!你再问有啥用?我出的事跟大宽有啥牵连?----”

其实秀娟的爹已经看出来,秀娟之所以不想说怨大宽,可能是因为她怕连累大宽!

“啊?她爹你说啥?你说我难为孩子?说俺再问有啥用?那我问你,你是不是真是因为去救大宽才出的事?要是,那你在医院花的钱,就应该由他承担!你能说我说的没有用?你说呀?你说咱鱼塘好好的,你要不是想去救大宽,你为啥要一头栽到咱水塘里面?”

“我,我载到咱水塘里,是想看看咱鱼塘里的水现在有多深多浅!谁知道我的头一下却栽在咱水塘里一个石头上面!嘿!这也算是该我倒霉吧!”秀娟的爹说谎言。

“咿呀,气死我啦!恁父女俩都不跟我说实话,这个家我也没法再管!反正咱家的钱已经花完!我又把咱承包的鱼塘也卖了,要是还治不好你的病,真像医生说的那样,你将来可能真会全身瘫痪!一辈子不能动弹!那,那咱这就离婚!我可不愿伺候你一辈子!就让恁闺女伺候你去吧!啊!----”秀娟的娘气冲冲地说着说着就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就离开了医院,从此她就再也没去医院。

自从那天秀娟的娘离开医院,她爹在医院里只好由秀娟的奶奶和秀娟照看;秀娟的爹住了两个多月的院,秀娟见爹还是一直不见好转,下半身还是没一点知觉,不能动弹,她就知道爹可能真的要瘫痪!这时她又见爹住院已经花完了家里的钱,还把娘卖鱼塘的钱也已经花完!又借了人家不少钱,还是没治好爹的病!这就让秀娟心里难受得就像刀扎一般!

就在这时,秀娟的娘还真的要跟她爹离婚!并把离婚协议书拿到医院,硬让秀娟的爹把他的名字签!秀娟见娘真要离开这个苦难的家园。

秀娟一见娘真要跟爹离婚,一下就抱住娘哭了大半天!说啥也不让娘跟爹离婚,离开这个家园!可她娘根本就听不听女儿劝!非要跟她爹离婚不管!无论秀娟怎么说,怎么劝也不管!

秀娟的爹一见秀娟的娘非跟他离婚不管!就让秀娟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替他把他的名字签!可秀娟说啥也不肯签!她就跪在娘面前求娘不要这样办!这时她爹就对秀娟说:“孩子呀,你就替我签了吧!你娘跟我受了一辈子的苦,就别让你娘再作难!就让她到外边过几天好日子去吧!我不能再连累她啦!管不管?”

秀娟听他爹苦苦哀求她,她就对娘说:“娘,恁可不能这样狠心离开俺爹呀,我,恁可以不管!恁可不能狠心丢下俺瘫痪的爹不管啊!-----”

秀娟的娘说:“你说我狠心!我就狠心!你们咋不对我说实话?你爹出事,这明明是因为他去救大宽,你们俩为啥都瞒着俺?这能怨俺?给!你爹叫你替他签,你就快替他签吧!”秀娟的娘说着,就把那份离婚协议书硬递到秀娟手里面。

秀娟一听娘这么说,就觉得娘跟爹离婚,是因为我没跟娘说实话才非要跟爹离婚不管!于是她就无奈对娘说:“娘,不是我不跟恁说实话,我是觉得,就是对恁说,爹出事是因为去救大宽!那咱咋去向人家大宽家去要钱?大宽的爹要是知道是大宽惹的祸,他爹非打死他不管!恁知道,大宽从小就对我那么好!俺是不忍心让他爹打他呀!那样他会有多可怜?啊?娘,恁想想看?-----”

“我就知道是这样!我也不再想,反正这家我不想再管!你可怜大宽,那你长大就去嫁给他吧!我也不再管!你就快替你爹快字签!给?快点!快点替你爹签!”秀娟的娘拿住秀娟的手硬叫她签。

秀娟一看实在没法办!也只好替爹把他的名签;就这样,秀娟的娘真的下狠心从此离开了这个债台高筑,破烂不堪的家园。

再说大宽那天洗澡给秀娟家惹出这大的灾难,真让他莫及!那天,他叫秀娟喊救人,真是想戏弄、吓唬秀娟才惹出这场灾难!这事他心里最清楚!他也清楚地知道秀娟的爹是因为去救他才受的伤!他爹住院花的钱就应该由他承担!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明白,可他想,‘俺爹要是知道了这事是俺惹的祸,他不但不给人家拿钱,他再打俺、骂俺怎么办?’他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觉得,再怕又有啥用?再怕也不能给人家弄到钱!这时他就想自己去借别人的钱送给秀娟,可他又想:‘谁家的钱会借给俺一个小孩子?’他觉得这样也不管!怎么办?‘要不,我自己到外地去打工挣钱?学也不上啦,管不管?-----’不行!他认为这样也不管!他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出一点好桂林哪能治好癫痫病,医院选择很重要法办!可他总觉得:‘要是不给秀娟家拿一分钱,这样太对不起秀娟,更对不起舍身救他的秀娟她爹啊!要是不这样办,我还算是人吗?秀娟肯定会恨我一辈子!要说让秀娟将来答应嫁给俺,肯定免谈!’

在秀娟她爹住院的这些天里,大宽总想到医院去看看,去安慰安慰人家,可他又觉得没脸去!他又想:‘要是一趟也不去医院把秀娟她爹看看,这不是太缺德?太不懂人情?他要去,想买点礼物,手里又没一分钱怎么办?没钱又不能去偷、去抢!去干那违法的事!嘿!这该咋办呀?----’他想来想去,真难坏了大宽!难为得他直甩头、直跺脚,也想不出一点好法办!

后来,大宽又想了想,觉得就是不拿一分钱的礼物,也得到医院把人家看看!去了就是秀娟不搭理俺,就是她奶奶打俺、骂俺,我也得将秀娟的爹去看看!向他问问安!

大宽想好之后说去就去!觉得要去就不能再往后拖延!

就去当天,大宽就去了医院。

大宽一到医院,一进秀娟她爹的病房,就见秀娟正抱着她奶奶在他爹面前哭得泪水连连!大宽一见,心里就像尖刀挽!他走到他们面前,二话没说,就‘噗嗵’一声跪在了他们面前。

秀娟一见大宽跪在她们面前,她就觉得不稀罕!觉得大宽肯定是来是向他们谢罪的!她不想理他!她就装作没看见,站起来扭脸就悻悻地去了病房外边;

可她爹跟她奶奶一见,却觉得,‘大宽这是怎么啦?他一来为啥就跪在俺们面前?’

秀娟他爹一见大宽跪在他面前,就对秀娟的奶奶说:“娘,恁快把大宽这孩子拉起来,拉起来让他坐下谈!”

“哎!哎,大宽,快起来,快起来!”老太太一听就赶紧去拉大宽;她拉着大宽还说:“大宽呀,你这是干什么?俺听说,你大伯要不是你去救他,说不定你大伯就没命啦,俺还真得好好谢谢你呀!你咋还 ----”

“奶奶,恁别说啦!奶奶恁是不知道啊,这,这都是我的错,都怨俺!我对不起大伯啊奶奶,大伯!我对不起恁!这事都怨俺!-----”

大宽被秀娟的奶奶拉起来,不等秀娟的奶奶说完,就向秀娟的奶奶和她爹道歉。

大宽向秀娟的奶奶和秀娟的爹道过谦,就又向秀娟的爹问安:“大伯,恁啥样啊?因为我没钱,也没给恁买东西,这么长时间也没来看恁,恁千万别生气啊!-----”大宽说着,眼里的泪水一下流湿了双眼。

“嘿!傻孩子,你说道歉大伯不爱听!你能来看我,我就不尽啦,我知道你手里没钱,买啥东西呀?那天不是你救我,说不定我真要上西天!我还得谢谢你呀大宽!”

大宽说:“大伯啊,那天我,我洗澡,是恁去救我才受的伤!我真对不起恁啊大伯!可俺爹那天问我咋回事?我,我没敢说是我洗澡,是恁救我受了伤!俺爹只知道是我救了恁,他要是知道那天是我惹的祸,他非打死我不管!”

“嘿!事情已经过去啦,啥话都别再说啦,其实都怨我啊,都怨我下水时不小心,头一下撞在水里那个石头上面!嘿!不说啦,不说啦!这事不怨你!都怨俺,都怨俺!”秀娟的爹说着说着,泪也流了一脸。

“大伯,恁,恁就别再说啦,这事咋能怨你呢?嘿!不是因为我-----嘿!大伯,我也不想再说啦,我已经想好啦,听说咱省里有个‘见义勇为办’,我想到那去看看,去向人家反映一下恁的情况,看恁这算不算‘见义勇为’?要算,问问人家能不能从‘见义勇为’慈善基金里给恁弄点钱?”

“嘿!孩子,我这算啥‘见义勇为’?我没救了你,反让叫你救了俺!嘿!孩子,你就别去给人家找麻烦,你就是对人家说了这事,俺还不是丢人现眼?”秀娟的爹丧气地说。

“要不,我就出去打工挣钱,还恁受伤住院花的钱?大伯,你看病花的钱我无论如何也得想法还!恁就安心治病养伤吧,希望恁能早日康复出院!”大宽说完就向秀娟的爹弯腰鞠了个躬又说:“大伯,那我就走啦,再见!”

“再见!孩子!”秀娟的爹说着就让秀娟的奶奶把大宽送到病房外边。

大宽走了,秀娟在病房外边看着大宽的背影,心里不知有多心酸!她试几试想去追上他,跟他说说心里话,可她没有那样办!后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那样对大宽!就是自己再气他,咋能那样不给人家一点好脸看?不理人家那股子烟?人家大宽毕竟和俺一路上学好几年,是俺最好的知心好,时时处处都是他护着俺!可今天,嘿!秀娟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大宽,越想越越感到心里不安!

大宽自从走出秀娟她爹住的医院,就心事重重!他总想给秀娟她爹弄点钱;他到家壮壮胆,就把秀娟她爹因为救他受伤住院的经过,从头到尾如实地对他爹说了一遍!他本想让他爹想点办法多少给秀娟家弄点钱;可他爹一听,却问大宽:“大宽,你以前不是说,是你救了秀娟的爹吗?你今天咋又说是秀娟她爹是因为去救你才受伤住的院?你今儿对我说这话是啥意思啊?是不是想让我给秀娟的爹拿住院的钱?”

大宽说:“是!爹,秀娟她爹真是因为救我才受伤住的院!爹,按理说咱就该给人家拿住院的钱!你看人家有多可怜,不给人家拿点钱咱的心里可不安!-----”

他爹又一听,不等大宽说完,就开始骂他:“你臭小子说啥?你想叫我给他拿住院的钱?你这个混蛋!我就知道你心里面只有那个秀娟!不管你爹的死活!你娘病成这样,给你娘看病我还弄不到一分钱!你叫我上哪给他弄住院的钱?你个小兔崽子,你可怜她,你就自己去弄钱!你给我滚!滚蛋!滚的远远的,别让我再看见你这个混蛋!-----”

大宽叫他爹骂了一顿,被撵出了家门也没弄到一分钱!他只好悻悻地走出家门,此后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很长时间也没人见他回他的家园。

大宽到底去了哪?秀娟不知道!就连大宽的爹也不知道他儿子去了哪边!他爹只知道,那天他骂过他,他走时只对他说了句:“爹,那,那我就出去啦!”他爹当时也没问他去哪,也没问他出去干什么!谁知道他这一走,一个多月也没见他回家转!

大宽走后,他爹后悔那天不该那样骂儿子,不该把儿子往外赶,可他现在就是再后悔也已经晚!如今儿子已经多少天也找不见!他到学校里去找,学校老师说,他自秀娟的爹住院他和秀娟一直也没来校园;去问秀娟,秀娟说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边;他爹把亲戚邻居家都找遍,也都说没见到他儿子的面!后来他爹又到派出所报了案,民警找了很多地方也没找到大宽,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般!他爹觉得:‘他儿子才十二岁呀,他到底去了哪边?’

再说秀娟自大宽走后,她爹还是一直不能动弹;秀娟只好含着眼泪给她爹按摩,帮她奶奶给爹把身翻!她本来心里就难受,又一想起大宽,就使她感到更之至!泪水不干!她总觉得大宽来医院那天不该不搭理他,那样太对不起他,总有一天大宽能回到她的身边!向他道个歉!

后来经过秀娟给爹长时间的按摩、帮爹锻炼,他爹的上身终于慢慢有了些好转!过了一段时间,秀娟见爹能坐起来了,还能自己用手拿筷子吃饭!秀娟这才有一点点笑脸;可她心里还是忘不下大宽!她觉得,她跟大宽之间的情丝难断!只要一想起他,她的心就想刀子挽!那种相思,那种,使她饭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安!他不知道自己最心爱的人到底去了哪里?会不会有啥危险?还能不能再见面?

其实大宽那天从医院出来,到家被他爹骂了一顿后!他谁也没说,就徒步去了省城里面;因为他听人家说,省城里有个‘省见义勇为办’,他想到那看看,把那天他洗澡和秀娟的爹去救他受伤的事,对人家说一遍;看人家能不能给秀娟的爹弄点钱。

因为他没钱买车票,也只能徒步去;他也不知道他家离省城到底有多远!也不知道要走多少天;他就顺着通往省城的路向前走哇,走哇,累了就躺在路边歇一会儿,天黑了他就躺路边睡一晚,饿了就向人家讨点饭;就这样,他不知道走了多少里路,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后来,才总算是走到了省城里面。

大宽到了省城之后,他就到处向人打听‘省见义勇为办’在哪边?’谁知道有天他问的人竟然是个记者!那记者一见是个讨饭的孩子向他打听‘见义勇为办’,他就觉得很稀罕!当那个记者问清了这孩子的来历后,就立马领他到饭馆吃过饭,又带着他去了‘省见义勇为办’。

当‘省见义勇为办’的人员听完这孩子的讲述,就十分重视!就立马向上级领导作了汇报,上级领导听完回报后,马上就派人带着那个记者和这孩子一起,开车就前往大宽的进行调研。

当大宽领着调查人员和那个人记者到县医院去问秀娟的爹时,秀娟的爹就对人家说:“嘿!我当时只想赶快去救孩子,也没多想,就一头栽进了水里面,谁知道我的头却一下撞在水里一个石头上面,当时就把我撞昏死过去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不但没救成那孩子,还是那孩子和人家救了俺!我这算啥‘见义勇为’呀?!”

人家说:“你这是为了救人才下水受的伤!当然是‘见义勇为’啊!虽然你没救了别人,可你做到了‘见义勇为’这一点!俺回去向领导汇报一下,就让这个记者把你的事迹向外宣传。”

谁知道这些人走后,那个记者就把秀娟的爹‘见义勇为’的事迹立马在网上发了个求助帖子,让好多人一看见,就有很多好心人马上就往省‘见义勇为’慈善基金会里汇钱;就这样,没停多少天,就一下给秀娟的爹捐了几十万元的爱心钱!基金会的人马上就把这些钱送到了秀娟的爹住的县医院,亲手把爱心款交到秀娟她爹手里面;秀娟跟她奶奶一见,就把她们喜欢得不知所措,激动得泪水流了满脸!

当大宽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后,他就去了医院,一到那,秀娟一见大宽就问他:“大宽小儿癫痫能动手术吗,这些天原来是你去了省里面?是你向人家汇报了俺爹见义勇为的事?”

大宽说:“是!我是去了省城,可俺去问‘见义勇为办’时,正巧碰见个记者,是那个记者领俺去了省‘见义勇为办’;还是那个记者把大伯的事迹在网上一宣传,才让那么多的好心人为大伯捐了这么多的爱心款。”

大宽说完,秀娟就在心里说:‘原来是大宽到省‘见义勇为办’汇报了俺爹的事!不然俺爹还真拿不到那些爱心捐款!’这时在秀娟心里就不再将大宽埋怨,反而还十分感激他!她一见大宽就赶紧热情地招呼他坐在爹身边。

秀娟的爹一见到大宽,又听他这么一说,他就说:“谢谢你呀大宽!原来是你去了省城,让俺收到了那么多好心人捐的钱!”然后他又对秀娟说:“孩子,现在爹有钱了,再也不愁住不了院,往后就让你奶奶在这伺候我吧,你还跟大宽一起还上学去吧!你也别把爹挂念!啊?管不管?”

“爹,这样管是管,就是俺奶奶年纪这么大了,我怕-----”

“乖乖,你就放心上学去吧,奶奶没事,奶奶虽然年纪大了,可你看奶奶不是啥还都能干?”秀娟的奶奶还没等秀娟把话说完,就过去对孙女说。

“秀娟,你还怕啥呀?你奶奶的身体好着呢,你就听你爹的话吧,你现在就跟大宽赶快上学去吧,恁爹就是因为没文化咱家才这么穷啊!你爹就是因为不识字,不能多挣钱,你娘才跟我离婚离开咱这个家园呀!---”秀娟的爹又流着泪说。

秀娟和大宽一听,都高兴得不知道说啥才好!秀娟就高兴地对爹和奶奶说:“管!不过奶奶恁伺候俺爹,可千万别磕着碰着了,可要照顾好恁自己的身体啊!等我放了学就来帮奶奶恁伺候俺爹!”秀娟说完,又安慰爹一番,就答应爹跟大宽一起去上学,然后就走出了医院。

俗话说:‘好日子十年如一日,孬日子一天顶十年过!’秀娟在医院伺候她爹的那些日子里,她没睡过一夜安生的觉,没吃过一顿痛快的饭!可以说她是度日如年!可现在,他爹的身体有了些好转,又收到了那么多好心人的爱心捐款,她又跟大宽一起上学去了,就让他们感到,这样的好日子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一晃就过去了十多年!

在这十来年里,秀娟和大宽只要有一点闲空,就一同去照看秀娟她爹,只要有一点时间,就跑到秀娟她爹面前问寒问暖。

十年后,秀娟已经不再是幼年,至今她已经长成了花容月貌的大姑娘了;大宽也不再是小玩童,如今也已经长成了个五六尺高的男子汉!他俩现在还都大学毕业了,国家还给他俩在省城分配了个好工作;而且他俩还私定下了终身,并立下誓言:‘他非她不娶,她非他不嫁!’这些年一直喜事不断,让他俩都觉得,他俩的前程和美满的婚姻真的要实现。

可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在秀娟在一次探家回来时却对大宽说:“我想回家伺候俺爹,这份好工作我不想再干!---”

大宽一听就把他气得翻眼!大宽说:“眼下工作这么难找,国家给咱俩分配的这么好的工作,你为啥想回家不干?你要是回去,咱俩的婚姻怎么办?----”

秀娟说:“我不是想回家,也不是工作不想干,这是因为我这次回家见俺爹没人帮他锻炼,他的下身还是不能动弹,每天还得靠俺奶奶把俺爹往轮椅上抱,可俺奶奶今年已经八十岁了,见她往轮椅上抱不动俺爹了!我要是不回去,谁去伺候俺爹?况且俺奶奶这大年纪啦,还能再活几年?我觉得俺爹不能把我白养!我要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婚姻,忘了爹娘的养育之恩,这可是大逆不道、没有人心肝!我想向领导说明情况,请求领导能不能答应俺回家一段时间,等俺爹的病好点我再回来上班!-----”

大宽听秀娟这一说,他认为秀娟说的也对,可他又觉得,‘秀娟要回去可不是一天两天,她要是回去几年、十几年怎么办?我跟她的婚姻是结或是散?我不会要,两地分居多不方便?我要是回去,俺爹会同意吗?俺爹最近对我说,他在家已经准备好了钱,叫我在省城这买套房,将来把他也接过来一起生活,----’爹还说:‘你娘已经去世了好几年,家里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在家很!-----’想到这,真让他觉得进退两难!后来他就对秀娟说:“你要是不回去不管,那你就先回去吧,等我跟俺爹商量一下你看管不管?”

秀娟说:“管!那我就先回去啦。”她说罢就去找到领导暂时辞退了工作,回了她的家园。

秀娟一回到家,她就把她的想法对她爹和奶奶说了一遍,她爹和她奶奶一听都觉得左右为难!他俩都觉得:‘秀娟回不回来都做难!要是秀娟回来,大宽不回来,就怕她俩的婚姻散!要是秀娟不回来,她爹一直不能动弹,谁把她爹往轮椅上搬?’二老又觉得,他俩就是再做难也没用!闺女的婚姻大事,爹和奶奶也不能包办,还得由秀娟她自己看着办。

就在这时,有人听说秀娟和大宽的婚事可能要散,就有好多人前来给秀娟提亲;可越是这样,秀娟越是觉得心烦,越是这样,越让她勾起对大宽的!她一想起大宽,就感到心里很不安!可她又不愿惹爹和奶奶生气,更不能让他们感到失望,她就对前来给她提媒的人说:“俺爹的病还没康复,我不想现在就完婚,我想再等等看;-----”

其实她对人家说这话是推迟话,实际她还是想再等等大宽。

秀娟等大宽,谁知道这一等就是好几年!在这几年里,秀娟也不知给大宽打过多少电话、发过多少短信问他多少遍,问他怎么办?可大宽一直说不出个所以然!一会儿说他很快就回去,一会儿又说我还没想好,一会儿又说他爹不想让他丢掉那份好工作,还说已经给他准备好了在市里买房子的钱!------”秀娟一听大宽说这话,心里就很烦!有时候他就不想再等大宽!因为她爹跟她奶奶天天嘟囔她:“秀娟啊,你已经三十多岁了,他的婚事可不能再往后拖延!再拖就成剩女了,你还是快点找个婆家嫁出去吧,年龄再大可就不好办!-----”

秀娟只要一听她爹跟她奶奶说这话,心里就很烦!弄得她前走也不是,后退也不管!有时她就不想再等大宽!想另找对象!她的这个想法往外一传,就一下又引来好多给她说媒的人;媒人问她:“你要啥条件?”

她说:“只要人家能答应结婚到俺家里来,愿意跟俺一起伺候俺瘫痪在床老爹,我就答应跟人家谈!-----”秀娟却给人家提出这样一个十分苛刻条件。

媒人一听就说:“唉吆吆!你听听,恁看看,秀娟这闺女给人家提的是个啥条件?让人家一听这条件肯定个个都傻脸!---”

果真,男孩家都认为秀娟提出的这个条件让他们接受很难!因此,前来给她说媒的人也就不多了,她爹跟她奶奶一看,心里就感到很不安;觉得秀娟提的这个条件让人家接受确实很难!他们都觉得,秀娟今年已经是三十五岁了,过了青期真成剩女了!要是再嫁不出去怎么办?决不能再这样往后拖延!

秀娟的爹跟她奶奶对秀娟不知说过多少遍,就是说不通!秀娟总是安慰爹和奶奶说:“爹,奶奶,恁二老别为我担心,别着急,也别再管!我的决心已定,我嫁不出去也决不后悔!我愿在家伺候恁一辈子还不管? -----”

秀娟的爹和她奶奶一听她说这话,都难过得泪流满面!可又没一点好法办!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秀娟在家天天给爹按摩,伺候他爹,她的婚事还是没一点进展。

秀娟的爹为秀娟的婚事最难过!他觉得是因为他才耽误了闺女的婚事不能办!愁得他整天黑声叹气,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安!-----她奶奶也为秀娟的婚事急得团团转!

秀娟每每想起她的婚事,心里也同样感到很不安!其实秀娟嘴里说不着急,实际她比谁都着急啊!她实际还是想再等等大宽;可她就是不知道大宽现在是咋想的?不知道他到现在为什么还说不出个所以然!

大宽迟迟不回来,迟迟不答应跟秀娟的婚事怎么办,原来是他爹一直给他施压力!他不想让儿子丢掉那份好工作,不想因为跟秀娟回家转;因为这事,弄得大宽进退两难!有时候他就想:‘秀娟是为了她爹才回家转,我为啥就不能按俺爹的想法办?秀娟说不能让她爹白养,难道我就让爹白养这么多年?-----’

大宽的爹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电话里说他:“你现在大学毕业了,你啥样的女孩找不到呀?你为啥非要跟秀娟成家不管?我知道秀娟是个好女孩,可他家里还有个瘫痪的老爹,还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你要是回来跟她成家,一是你会丢了那个好工作,二是你难道真愿意答应她那个苛刻的条件?愿意伺候她爹一辈子?把你爹和你自己的前途丢一边?你要是这样办,你念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念?再说,现在你娘已经不在了,现在家里就剩你爹我一个人,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孤单?!----孩子,你想想看,你爹要是给你弄些钱,给你能在省城里买套房子,再那找个好女孩成个家,把你爹接过去给你看孩子!爹也不再孤单!多好哇!管不管?啊?------”

大宽每每听到爹在电话里对他说这话,他心里马上就会成乱麻一团!他觉得爹说的是有道理,可他又想:‘他要是真的这样办,这可真对不起人家秀娟他爹跟秀娟!他爹瘫痪是我造成的,不是因为我,秀娟的爹咋能会瘫痪?人家咋能会弄得今天这样惨?要是真的那样办,我真是太没良心!太缺德呀!太没人心肝!-----’

想到这,他又总想把注意改变!他就对爹说:“我不想在市里买房子了,打算把爹恁给我寄的买房子的钱再寄了回去!我还是想回家跟秀娟把婚姻成全!---”

每当大宽的爹听大宽说,还想回来跟秀娟把婚姻成全,就会把他爹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立马说:“大宽!你要是不听爹的话,非要那么办!那癫痫患者如何选择好医院就诊爹就跟你断绝关系!你看着办!-----”

每当大宽听爹这么说,也不敢再强答应秀娟回家转!所以,这几年就是因为这,大宽才一直没答应他爹在市里买房子,跟别的女孩成家,也没答应秀娟回家转,直到现在他还是个光棍汉。

而秀娟也是因为等大宽,也没找到对象,至今还是大闺女一个!他俩到如今都已经三十五岁了,都成了大男剩女了,都还是没把婚姻成全。

大宽的爹见儿子的婚事一直就是说不成!就愁得他饭不思、夜难寐!天天把他急得团团转,怎么办?后来他就亲自去了省城催儿子,他就到处求亲拜友给儿子提亲,他就一次次地强迫儿子跟人家女孩见面谈,可他见儿子还是一直不肯放弃秀娟!他见儿子在一次次的相亲中,总是心不在焉!弄得每次相亲也都不欢而散!他爹一见,也真没了一点好法办!后来他爹见儿子真是‘儿大不由爹’了,真管不了儿子!才不愿再管!才无奈地对儿子说:“嘿!大宽,爹看来真的管不了你了,我也不愿再管!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打一辈子光棍也别把你爹埋怨!”他说罢就立马回老家转。

大宽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他心里就是一直忘不下心中的情人秀娟!而他爹就是一直不同意他跟秀娟成家回家转!大宽也只能跟爹软磨硬缠!后来他爹还是没能磨过他,最后还是把她爹磨得没一点法办才算完,他爹这才算只好最终打道回府回家转,儿子的婚事他从此再也不管。

大宽一见他爹对他的婚事不再管,他就想马上回去找秀娟;可他又想:‘秀娟回家这么长时间,最近也没联系过,也不知她现在订婚没订婚?她要是还没订婚,她还愿不愿意跟我谈?她要是不愿跟我谈怎么办?’

过一会儿他又反过来想:‘要是我回家跟秀娟见了面!她要是愿意跟我谈,俺就谈,要是不愿意跟我谈,那就散!我再回来上班也不晚!”想到这,他就向单位领导请了一个月的假,

马上就往老家赶。

十一

大宽到家一见到秀娟,秀娟就特别喜欢!他觉得大宽真的回来了,让她感到又高兴有稀罕!她跟他猛然一见面,真让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所以她一见大宽就问:“大宽,你咋这会回来啦?想好啦吗?你回来你爹同意吗?你咋到现在才回来?----”

大宽一听秀娟一连串的问话,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他便吞吞吐吐地说:“嘿!我,我非要回来,俺,俺爹也没法管!----”他说完,就又问秀娟:“秀娟,你,你到现在也没把婚事办?”

“是!”秀娟答得很砍断。

“这到底是因为啥呀秀娟?”大宽又问秀娟。

秀娟说:“那还不是因为你?”

“啊?咋会是因为我呀?”大宽有些稀罕。

“不是因为你还能因为谁呀?我回来的时候你不是对我说:“等你跟你爹说好了就回来跟俺把婚事办?”

“嗷?我不是对你说过好几遍?说俺爹一直不同意我回去!你要是等不急,你就在家有好的该找找,别再等俺!”大宽说。

“叫我在家找?嘿!人家都不同意俺,我有啥法办?”秀娟说着桑拉着脸。

“因为啥都不同意呀?”大宽又问。

“那是因为我有个不能让人家接受的条件!我,我的婚事才一直拖到今天----!”秀娟一说到这,就觉得心里有点乱。

“嗷?你有个啥条件?说给我听听看?”大宽奇怪地问秀娟。

“嘿!我就是要求人家也到俺家来,跟我一起伺候俺爹!这就是我要的条件!”

“嗷!原来是这样个条件!----”

“是!大宽,你,你能不能接受这个条件?”秀娟不等大宽说完,就担心地问大宽。

“那你说呢?”大宽反问秀娟。

“我哪能知道你能不能接受我的条件?!”秀娟厥起嘴说。

“我要是也不能接受你这个条件,你打算咋办?”

“你要是不接受,那就算!那我还过我的单身,你就还回去上你的班!”秀娟说的很果断。

“哈哈哈----”大宽一听就笑啦,接住又说:“我要是不准备答应你这个条件,我回来干啥呀?啊?你想想看?哈哈哈----”

“啊?是真的吗?大宽?呵呵呵----,”秀娟一听也笑了,她笑着又说:“大宽,这太好啦,太好啦!真是太好啦!她说着就一把拉起大宽,让他跟她爹去见面。

秀娟一见到她爹,就对她爹喊:“爹,恁看是谁回来啦?”

秀娟的爹一听秀娟喊,睁眼一看,原来是大宽来到他面前,他一见,就高兴地对大宽说:“啊?是大宽?---你回来啦?快,快过来坐在我身边!”他说着就把手伸向大宽。

大宽一见,就连忙过去一把抓住秀娟她爹的手问安;然后坐在他身边。

这时,秀娟的奶奶也回来了,大宽一见秀娟的奶奶也忙向她问安;

秀娟的奶奶一见到大宽就不知有多喜欢!她一见大宽就问:“大宽,乖乖儿,是你啊!你啥时候回来的啊?你爹不是不叫你回来吗?你咋----”

“奶奶,俺爹不叫我回来,我就不回来吗?哈哈哈----”大宽没等秀娟的奶奶说完,就笑着又说:“我听秀娟说,大伯的病还没好,奶奶恁的年纪大啦,秀娟就向领导请假,说工作暂时不干回来替恁伺候大伯,后来我又怕秀娟一个人伺候大伯不管!我不回来心里总是不安!俺爹开始是不想叫我回来,可后来他见我决心已定,非回来不管!俺爹就不再管!我就决定回来跟秀娟一起伺候大伯,准备再把俺俩的婚姻办!哈哈哈,---”大宽说着就笑红了脸。

秀娟的奶奶一听,就说:“大宽呀,你这样办,你爹心里烦不烦?他要是打你、骂你,你怎么办?”

“奶奶,俺爹要是打我,我就叫他打!他要是骂我,我就叫他骂!只要他答应我回来跟秀娟成亲就管!哈哈哈---哈哈哈----”大宽一说完,就听笑声一片

“大宽,奶奶说你这样做就不对喽!你可不能惹你爹生气啊!”

“奶奶,俺爹就是生气,慢慢也会想通的,这叫顺其自然!我不回来心里总是不安,奶奶,恁说叫我怎么办?”

秀娟的奶奶接着又问大宽:“大宽,你这次回来你爹知道吗?”

“知道,知道!俺爹在我回来之前,他就已经回到了家里面。”

“好!好!你爹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呵呵呵----哈哈哈----”秀娟跟她奶奶和他爹听大宽这么一说,就又欢笑声一片。

十二

自大宽一回到家,秀娟的爹就让秀娟和大宽到民政所去登记,赶快将他俩的婚事办!打算他俩结婚之后,再让他俩回原单位去上班。

秀娟一听却说:“不管!爹,你让我跟大宽现在就结婚可以!恁让俺马上回原单位去上班不管!我说过,只要爹你的下身不能动弹,女儿我决不会离开爹你的身边!”

大宽听秀娟一说,他也非常同意她的观点,他就对秀娟的爹说:“大伯,我这就答应恁跟秀娟到民政所去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可只要恁的病不好,我们决不去上班!就连结婚仪式现在也不办。

秀娟的爹一听就欢喜地说:“管!管!孩子,那就按你们说的办!”

大宽和秀娟在当天就向他们的原单位领导回报了他俩的情况,并得到了领导同意后;就到当地民政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他俩觉得,办过手续一起伺候爹方便。

他们为了能让秀娟她爹的身体好得快一点,大宽就跟秀娟一起天天给秀娟她爹按摩、扶他锻炼;秀娟她爹也天天咬着牙锻炼!

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秀娟她爹的病还真有了些好转!这下可喜坏了秀娟一家人!特别是秀娟她爹更是喜欢;他锻炼的决心更大啦,有时候他就不让人扶他,他自己硬爬起来,自己扶着桌椅慢慢往上站,摔倒了,他自己再爬起来再站起来继续练!----就这样,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竟然奇迹般的康复了!又过一段时间,他不但能自己站起来,还能自己慢慢行走了!这就让秀娟一家人高兴得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笑声一片!

在秀娟他爹的病康复一年之后,大宽和秀娟才准备举行结婚仪式!然后再回原单位去上班。

‘大宽跟秀娟要举行结婚仪式喽!’这喜讯不知是谁往外一宣传,一下就把整个他村里的人都弄的欢笑声一片!都觉得这俩个大男剩女的婚事终于成全!他们一听说都慌忙跑出来观看!大人孩子成群结队地都往秀娟家里赶!那赞叹声、欢笑声,在秀娟家嘁嘁喳喳,嘻嘻呵呵,一下闹翻了天!

这事大宽告诉他爹后,他爹也觉得很喜欢!他赶紧就让人给儿子布置新房间,又找人给儿子把喜事操办!忙的他这几天也顾不上吃一顿安生饭;他觉得,儿子终于成家了,外人再也不说儿子是个大男光棍汉!

秀娟的爹跟她奶奶不用说,也是喜欢的好像模不着堂屋南山!她奶奶忙著请人给孙女缝铺盖,她爹找人给闺女准备嫁妆,再把各种电器都买全,---前来帮忙的人个个脸上也都笑容满面,心里都不知有多喜欢!他们都觉得,秀娟这闺女终于出嫁了,外边再也没人说她是剩女了,他们咋能会不喜欢?

要说喜欢,最喜欢、最高兴的还是秀娟和大宽!秀娟认为,她爹的病总算好了,还能回原单位上班,她和大宽谈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结婚的这一天!他们多年的愿望最终要实现!特别是大宽的心里更不平静啊!他觉得,他心中这么多年的愧疚最终被解散!他和秀娟的婚事终于心想事成,终于等到了他俩洞房花烛的那一天,他俩幸福的那一刻,将铭刻在他们俩的心间。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