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烧香归来说胡话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无限小说网

烧香归来说胡话

文/溪水一石

坐落在县城头山不远的药王庙前,近日彩旗招展,人流不断。

那几日,正逢庙会,我独自前去看热闹。路过街道的一书摊前,停下脚步浏览。摊主看我像要买书的样子,忙不迭的向我推荐,打五折卖我一本《厚黑学》。我笑说他看错了人。我乃一介草民,岂是做官的料,看那有何用处。离去后,边走边想,这做生意还真有学问,看人荐商品。可他今儿看错了人,就我这副模样能像当官的?笑话。我虽然没读过《厚黑学》,但我从别人处略略知道一点,好像是讲为官如何心黑脸皮厚,左右逢源,八面玲珑,攀爬上位。若是那些讲为人处世之道或是其它内容的,也许我会因了这打五折而买下来。

不觉间已抄小道到了药王庙前,只见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不大的庙院内,药王殿设在一孔窑洞内,对面搭设的戏台上,秦腔戏正唱得火热。一老妇人向我兜售香纸,于是随手买了一份。走进药王殿,虔诚的上香焚表,叩头作揖。起身将要离开时,一位身着长癫痫患者吃药能控制住不袍的老者从药王像后边踱了出来,用手指了指放在药王塑像脚下的功德箱。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在身上一摸,除了3张百元钞票仅剩一元几毛了,捐大的,舍不得,况且每天也就只挣那么一张。好在别无香客,我并没感到尴尬。于是,就将那一元几毛塞进箱子。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眼前这老者看在眼里。望着药王神像和大殿里的其它几尊塑像,已被长年累月的烟熏火燎,变得黑魆魆的,早已没有了前几年刚修塑起来时的那般金碧辉煌了。我看殿内别无香客,就和面前这位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的主持(或者称道长或其他什么的)攀扯起来。我故意问他,药王爷脸这么黑,是不是他老人家(应该称神更确切)不高兴啊,主持满脸不屑地说:“也许吧。你身上带那么些钱,却只舍了一元,他老人家咋能高兴呀,”说完转身走到药王像后边去了。我自讨没趣,因不满他这样的回答,便大声道“捐多少,药王爷的脸不会变,会变脸的是那些见钱眼开的人吧”虽然自我解嘲开脱,但心里多少有点不大自在。

出得殿来,在庙院内游转一圈后,遇见几个熟人,站在北京哪里治疗癫痫专业一些呢一起听了会儿秦腔戏,因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三对面》,所以便一起边聊边走出药王庙。由于尚早,我们便从山后的林荫小道往回走。路上,大家东扯西扯,最后将话题扯到邻县一原任县委书记因受贿被严办以及网上公布上百名属下向其行贿金额、行贿前后职务变化等社会新闻上来。同行中有人说:这事怪那些行贿者,都不送,看他能咋样。就是这些人败坏了社会风气。另有人说:人家送,你不送,你这个吃香的位子就会被人顶了,你说该送不?于是,你送我也送,在穷位的想去富位,在闲位的想到要位,在要位的又想上位,知足的还要保位,你说,该怪谁?大家一时无语。忽然又一人说道:其实那些行贿的人都是被逼的,谁愿意把的钱(暂且不论行贿的钱从何而来)送别人?毕竟钱财连心呀。同行者有人反对:送礼的人都是心怀鬼胎,有自己的目的。花小钱谋取好位子,再换取大利益。你说,这些人一旦目的达到,他首先想到的是要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收回投资。有人说:最可恶的还是受贿者,太贪,送少了,黑着脸还给你不办事,于是,就有人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争着辽宁沈阳癫痫病的早期治疗送,比着送,要不四、五年时间咋能受贿上千万?一路走回来,我始终在听着,感觉他们说得都有理。( 网:www.sanwen.net )

回到家里,静坐窗前,茶水一杯,感慨良多。想起这天烧香遇到的事来,我忽然觉得,中午书摊看到的那本《厚黑学》可能在市场上卖得火,要不然,卖书的咋会见人就推销?在官场中,有些人可能对《厚黑学》那一套运用自如。然而这些人却忘掉了做人的尊严,出卖人格,为私欲,对上奴颜婢膝,阿谀谄媚,对下傲慢狂妄,唯我独尊。这犹如庙里伺奉神佛的人一样,一个是利用了人民赋予的权力,一个是利用了神明的名义,拉大旗当虎皮,狐假虎威,蔑视来自草根阶层的百姓。这给神烧香和求官员办事是那么相像,谁是历史上第一个烧香者?谁又是历史上第一个行贿的?也许自古以来就有吧,只是毛泽东时代非常少见而已。今天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腐败从何人开始,如今只是愈演愈武汉哪里的癫痫病医院好,戳进来烈罢了。烧香的人越多,神的脸就越黑,行贿的人越多,官员的心越贪。你看,在庙宇,起初都是烧几柱尺把长的,后来慢慢变得越来越有分量,在那些名刹古寺,烧所谓的高香,动辄就达上千元,上布施也得数百上千,这究竟是为什么?难道神佛也想过纸醉金迷的吗?如果神佛真有灵的话,我觉得只要烧香礼拜者心诚就行。神佛绝对是不会在乎信众的身份和地位,哪怕贫贱和富贵、聪明和愚钝。因为他是圣洁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更是容不得亵渎和玷污的。倒是那些在神佛面前装神弄鬼的因自己的欲望而亵渎了神灵。

借助外界的光环向信众索取那是可鄙可耻的,哪怕你吃斋念佛、修行几年,亦或身居庙堂,道貌岸然,因为他们内心的丑恶是明眼人一下就可看出来的。不为信众烧什么香、上多少布施而动心的偶像是圣洁的,他对谁都是一样的面孔。假如神佛保佑的仅是烧高香、多上布施者,那么这神佛就远离了那“佛光普照,慈渡众生”的宗旨,最终是要失去信众的供奉而沦为一堆泥土了。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